为人正直毕生无愧,公事公道浩气长存

二维码

纪念馆编号:4336

本馆由[程新颖]于2017-07-02 创建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更新时间:2018-02-07
浏览:3107次

逝者信息

  • 姓 名: 程志魁
  • 生 辰: 未知
  • 忌 辰: 2013-10-18
  • 已经离开: 1826
  • 墓园地址:
  • 纪念馆号: 4336
  • 建 馆 者: 程新颖
  • 建园时间:2017-07-02
  • 点 击 数: 3107次

追忆文库

您的位置:首页 >> 追忆文库 >>正文

从古代的“氓”到现代的“飘”…… ——也说我们的家风

发布时间:2014-03-07 13:22     来自:程聪颖、程李颖、程新

         用“氓”这个字来形容跑来跑去居无定所的人,出自一千多年前的《诗经》。在中国这种因农业社会为主的历史里,认为定居者才为好人。现在的户籍制度还很重要对不对?那些没有户籍的“黑户”,得到的多是鄙视的眼光……。这是典型的农业社会的观点之一。

中国历史上的“氓”,虽最初产生于“抱布贸丝”的流通,但更大的成因是庞大的的迁徒。

回首上千年的历史,“永嘉丧乱”时期,出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安史之乱”时期又是一次大规模的人口南迁。据我国地理学家胡焕庸教授估计,由安史之乱引发的中国第二次人口大迁移,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口地里分布的格局,使南方人口第一次超过了北方地区中国人口地理分区的中心首次由黄河流域移到了长江流域明洪武年间从山西洞大槐树大规模移民10次,原士民,扶携南渡,不知几千万人”闯关东则是一个非常独特、影响巨大一次空前的移民壮举。据不完全统计,历史上“闯关东”的人达2000万以上。以上这些都可为是中国历史上吃螃蟹率先成为“氓”的前辈之人了。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让更多曾经“定居”的人,再次成为现代社会新的“氓”。说他们是流“氓”也好,说他们是“氓‘流也罢。反正是流动起来了。

古人称之为“氓”的群体,现在已经让现代的人戏称为“漂”了。无论是古代的“氓”还是如今的“漂”,都有主动和被动之分。战乱之中的奔波,更多是一种对现实的逃避,可暂定义为被动。而追寻更广的天地,赢取最优的获得而冲出壁垒,则更像是迎合现实追求,可说成是主动。在这里把主动漂者,用“飘”来定义。被动漂者用“漂”来形容。但是只要是飘,也许是漂,都有同样的“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所求”的心灵呐喊。但是飘更像是“大风起兮云飞扬”,而漂则有点如“行迈靡靡,中心摇摇”。

“飘”和“漂”在中国文字中,属于通意同音词。从字面上看,飘是随风而动,漂是顺水而行。漂”像是水上聚集的浮萍,是一种随波逐流跟潮的结果。而“飘“则更像是俯仰于水面的荷叶,随也漂浮但有“藕莲”抻拽,期待摇曳“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景象的出现。

当然通意同音词的形容,必然是两种状态的反映……

随波而荡的“漂”,有的时候是一种无奈,是无声叹息的跟随。而依风而动“飘”,则不但裹加沙尘,还会拉动空气,发出战马般的嘶鸣。

“飘”是一种对自己命运的抗争。希望能自己控制自己的轨迹,把握自己的命脉。陶渊明的“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指的就是靠风而动。

“飘”会因为流动或接触更多的人群或得到吸取各类精华的机会,同时加之其“根茎”的稳定,从而更容易鲜明个性的养成。“漂”因浮动同样和接触和遇到不同的人群,但因为地位和学识的限制,以及“无根”的制约,更显得自卑,反而导致个性的流失。

在这里不想评价定居的安逸,也不想叙述“氓”的艰辛。只是试图思考一下古代的“氓”与现代的“飘”会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什么样子的启迪。

其实流动的人,比定居的人要聪明的,跑的地方多,见识就广,头脑比较的灵活。所谓见多识广就与此有关了。

我有幸出生在一个属于“氓”的家庭中……,从小跟随父辈在飘中奔波。从北京到山西,从山西到河南,出河南奔青海,说起来是职务升迁的被动,迎来是更多主动艰辛的打拼。每一次的飘都带来惊奇的故事,带走悲壮的人生。

从北京去山西时,全家的物件仅有一辆现在称作客货两用车厢的后厢。为了事业和对事业的支持,全家放弃了北京户口和当年已经算是很舒适的环境,到了一个一年就刮“两次风,一次刮半年”的地方。驻地距离最近的教学机构至少也有10公里的距离,所有的孩子都是背对着风行走,艰辛的走在求知的路上。手冻皴的人有,冻哭的人有。以至于在路上经常的“拣到”因冻而不能飞行的小鸟。若干年后,每每有小伙伴重访故地,无论身距高位的领导,还是陌陌谋生的百姓,无不流泪无言。这就是裹加风尘听风嘶鸣求知起步的栖息地。当记忆中的再次飘荡,装载家庭摆设的已经换成载重2.5吨苏制嘎斯51卡车了。才会保证在“飘”积攒的家当遂行出发。在这种漂泊中,流动漂泊的人有诸多特点,在这个家庭中慢慢的融化成相互遵循的定律,开始在家中养成。在这个家庭中,有身居高位德高望重的共和国将军;也有陆续飘出去年轻的军人;有博士、硕士、学士;还有飘到国外成为著名的学者。虽然天隔一方,但大家都相互的挂念,努力工作。没有沉浮反而更加“濯清涟而不妖”。为什么?这就又回到了“飘”的定义上。因为“飘”才更易接触更多的人群和得到吸取各类精华的机会,同时加之其“根茎”的稳定,促进了鲜明个性的养成。依风而动“飘”,则不但裹加沙尘,还会拉动空气,发出战马般的嘶鸣。就是因为其“飘”有一种“根茎”所抻拽。在人生的轨道上这个抻拽的根茎“藕莲”就是责任和向上的信念,就是一个潜移默化的好家风的支撑。因为“莲藕”的抻拽,使人保持向上,不会被拖拽于水面下,虽然是飘,但是稳定向上。

漂泊流动人群,要想适应环境,适合生存,适时发展,一定要具备如下的特点。一是在流动中接触更多更广更新的环境、知识和不同阶层的人。要适应这样的环境、背景、人文,就需要努力的不断学习。二是走南闯北,必然小心翼翼,能忍之处绝不张扬,必然形成“老实”的外表形象。三是人在他乡更知道思乡的痛苦,才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相互帮助,互相依存,才更懂的亲情之可贵。四是诚真、诚心、诚实是生存的基本原则,要想“飘起来,不是沉下去”这三诚是必不可少的法则。无形之中,这些特点在家庭中蔓延,这些警示成为飘出去人的共识。这样也无形中形成了良好的家风“学()、互()、亲()、实()”。

毛泽东主席曾经写过一个《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其中最主要的一部分就是科学分析了农民的各个阶层。对社会的阶级层次进行了分级。而目前的中国状态呢?是一个什么样子的阶层呢?笔者认为,倒是可以依据“定无所居“的状态来粗率的分。一种就是所谓的国家公务人员,他们有福利分房,在户籍所在地”安逸“的工作,属于有组织有纪律的阶层。一种就是年事较高离开工作岗位的退休人员和不敢也不愿意走出去的农民,在守卫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虽然不富裕,但是也不奢华。登记注册在组织管理之中。属于有组织但无纪律状态。再一个就是现在大批的”氓“了,他们依据自身的情况和能力,分布在祖国的各个地点和领域背井离乡,多是户籍与工作严重的割裂。简直就是无组织无纪律的群体。

以至于2014年春节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上说,初步预测今年春节期间客运量将达到36.23亿人次,比上年增加2亿人次。同时也表明了一个概念,也就是说至少有10亿人是处在“氓“的阶层中。那是一个庞大的组合群体。

虽然说我们属于了无组织无纪律的群体中的一员,但没有因无组织而散漫,也没有因无纪律不约束。而更多的是依风而动主动面对“飘”,不但裹加沙尘,还会拉动空气,发出战马般的嘶鸣。

……

老人积累积攒积极养成的家风,关照关心了吾辈,培养教育了吾辈。但愿我们能坚持,更望后备可继承发扬之……

 

联系地址:南京市江北新区研创园团结路99号孵鹰大厦 联系电话:400-990-2018 网站备案:苏ICP备17069416号
Copyright @ 2008-2018 易扫墓网Esaomu.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IE8.0 或 IE10.0